bt365不给提款
  分类导航  
理论研究  (7)
科技发明  (3)
 
  您现在的位置:重庆当代系统科学研究院 > 产品合作 > 理论研究  
论《老子》解注中常见的十三处偏差(一)
重庆当代系统科学研究院   2015-01-14 19:41:19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论《老子》解注中常见的十三处偏差

 

李晓龙

(重庆当代系统科学研究院 重庆400050

 

摘 要以文本语句和环境为依据的字词句解释,保持它与文本语句和环境的一致性,保持它所在章节的一致性,保持它与整个文本核心思想的一致性,这比它书的运用、字典的解释、他人的解注更有说服力,最具权威性。望文生义,断章取义,人云亦云,不置疑,不求证,囫囵吞枣,关键字词不弄透彻明白,采用底本不恰当,把老子对道的描写描述、猜测推论当结论,等等,是《老子》解注出现偏差的成因所在。

关键词:《老子》解注;偏差;成因;一致性

 

  2006年秋天,偶然间接触到《老子》(梁海明先生注解),之前虽知道《老子》是一本了不起的书,但还从未读过,这一读,就入迷其中。在读《老子》的过程中,发觉解注者对《老子》的解注,有许多解注得不到位,通过反复阅读《老子》原文,觉得应该这样解注才恰当,因而就有我来解注《老子》的冲动。我来解注《老子》,行吗?《老子》面世2500年来,从理论上说应当有人把它解注得很透彻,因此就到书店读《老子》解注,在网上查《老子》解注。数年来,从韩非子、王弼、河上公、王安石、苏辙、魏源、王夫之、憨山大师等等众多古人解注的《老子》到当今仁人志士、专家教授解注的《老子》,总共查阅120多个,另外还观看10多个视频讲解《老子》和国外的几个解注本《老子》,没发现有人把《老子》解注得很透彻,相反看到的是纷纷偏差(错误或不准确)解注《老子》,多达百余处。因此,笔者从这百余处偏差解注中挑选13处有代表性的又是普遍常见的来展开分析,以此请教于方家。

 

一、偏差解注“道,可道,非常(恒)道”

 

《老子》开篇第一章,通常认为是整本《老子》的总纲,第一句劈头就是“道,可道,非常(恒)道”。这一句,通行本《老子》是“道,可道,非常道”,帛书本《老子》是“道,可道也,非恒道也”,故本文以“道,可道,非常(恒)道”来综合表示,以便于论述。对此句,常见解注为“道可以说得出来的,就不是常‘道’”[1]35,或为“‘道’,说得出的,它就不是永恒的‘道’”[2]1,或为“‘道’是可以用言语表述的,它并非一般的‘道’”[3]4等等。

上述这样的解注和这样类似的解注,在我看来,解注偏差了。这一句一旦解注偏差,整本《老子》难以全面破解。第一步偏差,后面将会跟着一连串的偏差。

还是先看看他们为何要这样解注吧。

陈鼓应说:“《老子》书上所有的‘道’字,……有些地方,‘道’是指形而上的实存者;有些地方,‘道’是指一种规律;有些地方,‘道’是指人生的一种准则、指标或典范。”[1]23

任继愈说:“道——混沌的,是朴素的。道——自然的,本来就存在。道——构成万物的原始材料。道——无形象,肉眼看不见,感官不可触摸。道——事物的规律。”[2]前言3

梁海明说:“道:指的是宇宙的本原和实质,引申为原理、原则、真理、规律等。”[3]3

黄朴民说:“在老子看来,宇宙间存在着两种不同性质的道,一是可以言说,可以感觉的具体事物规律,即可道的‘非常道’(非根本规律);二是不可言说,不可界定的宇宙规律,即不可言说的‘常道’。”[4]2

李零说:“道是终极的东西,无法言说,凡是可以言说的都不是道。”[5]23

他们就是这样偏差认识《老子》中的核心概念“道”的,他们就是这样偏差解注“道,可道,非常(恒)道”的。

为什么要偏差解注“道,可道,非常(恒)道”呢?其成因:

1)被《老子》开篇第一句话第一个字“道”卡在门外了。为什么要被卡在门外呢?原来是没有弄清楚“道,可道,非常(恒)道”里的“道”是针对“万物”这个整体(一)而言的,并没有针对“宇宙”和“具体事物”两个方面(二)而言,或者并没有针对“形而上”与形而下两个方面而言。请看帛书《老子》第一章全文:“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噭。两者同出,异名同胃。玄之有玄,众眇之门。”[1]从第一章全文来看,里面只有“万物”,没有“宇宙”。再说,从整本《老子》来看,找不见“宇宙”一词,或与“宇宙”类似的概念表述。因此,不要轻易把“道”与“宇宙”联系起来谈论,就算有“宇宙”这样类似的概念表述,也是为论述物质世界和人类社会的道而服务的。三说,《老子》第一章里的“万物”,指所有的事和物,“宇宙”自然包含在其中了。虽然《老子》其它章节里的“万物”,有的指所有的事和物,有的指所有的物,但都没有把“宇宙”与“具体事物”或者“形而上”与形而下并列起来论述,即不分二。

之所以他们要把“道”分成二——“宇宙”的和“具体事物”的,或者“形而上”的与形而下的,与通行本《老子》在流传转抄过程中被传抄者改得有些“面目全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只要把通行本《老子》与帛书本《老子》作一个全面比照,再把两个版本《老子》从头至尾解读一遍,便会发现,帛书本《老子》更接近《老子》原貌,体现出更多的可能是老子原本思想,虽然帛书本《老子》也有被传抄者改动的痕迹(与楚墓竹简本《老子》比较);而通行本《老子》呢,被传抄者改动达百处之多(与帛书本《老子》比较),并且把“也”删了。把“也”删了,为恰当断句增加了困难,更为确切解注《老子》增加了困难,对于揭示老子原本思想明显不利。从这百处之多改动来看,传抄者自身文化水平不高,有些删改、增加处透露出他东施效颦了。被改动达百处之多的通行本《老子》,不客气地说,已远《老子》而去;它表达的观点、思想,有许多其实是传抄者的观点、思想。因此,执着于通行本《老子》来解《老子》,必然要出现众多解注偏差。遗憾的是,自帛书本《老子》公开面世30多年来,没得到足够的重视,没有居于主流解注版本地位。从整个帛书本《老子》来看,它表达准确,前后文思一贯,核心思想突出,而通行本《老子》呢,因传抄者的改动变得模糊,容易歧义,部分章节前后文思错位,一些重要观点、思想被淹没了。如帛书本《老子》里有一句:“故贵为身于为天下,若可以 (托)天下矣;爱以身为天下,女(汝)何以寄天下?”[2]即:所以,我们要选择重视天下民众利益如自身利益一样的人,跟着这样的人走,才可以把天下托付给他来代替我们管理啊;那种管理天下首先把自身利益摆在第一位的人,你怎么可以把天下管理好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呢,你怎么可以把命运交到他手中呢?帛书本《老子》表达得这么清楚明白的重要思想,通行本《老子》(以王弼本为例)却改成了:“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讬(托)天下。”[6]29就显得平淡、重复、没有文采,并且还只有一个意思:“贵以身为天下”和“爱以身为天下”这样的人我们都可以把“天下”寄托到他手中。再如下文通行本《老子》把帛书本《老子》的“其上不 (攸),其下不 (忽)”改成了“其上不皦,其下不昧”,就容易使读者不明白老子表达了一个什么重要思想(请参阅下文)。

2)执迷于《老子》许多章节对“道”进行的那些描写描述、猜测推论,认为那就是“道”,视老子表达的观点、思想而不见,把描写描述、猜测推论当结论了。这其实是犯了常识性错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顾了东来忘了西。正因为把描写描述、猜测推论当结论了,所以才有“道”是“形而上的实存者”、“混沌的,是朴素的。构成万物的原始材料。无形象,肉眼看不见,感官不可触摸”、“宇宙的本原和实质”、“宇宙规律”、“终极的东西”等等五花八门的解注。殊不知,这样的解注“着相”了,做了老子对“道”描写描述、猜测推论的俘虏。做了一个东西的俘虏,不受它所摆布、制约、束缚,可能吗?不可能。

老子为何要对“道”进行那些描写描述、猜测推论呢?原来是为表达他的观点、思想作铺垫,犹如歌曲的过门、戏曲的过场一样,是为表现“主题”服务的。请看《老子》有一段对“道”很精彩的描写描述,以帛书甲本《老子》为例:“视之而弗见,名之曰 (微)。听之而弗闻,名之曰希(稀)。捪之而弗得,名之曰夷。三者不可至计,故 (绲)而为一。一者,其上不 (攸),其下不 (忽)。”[3]很明显,“视之而弗见,名之曰 (微)。听之而弗闻,名之曰希(稀)。捪之而弗得,名之曰夷。三者不可至计,故 (绲)而为一”,这些描写描述,是为引出“一者,其上不 (攸),其下不 (忽)”这一观点思想服务的。那么,老子他表明了一个什么样的观点思想呢?在此有必要把它作一个翻译,它说:睁大眼睛看不见它,可能是“道”的身体太微小了。扬起耳朵听不到它,可能是“道”的声音太低沉了。挥手上下左右逮不着它,可能是“道”太滑溜了。用这三种办法探测不到“道”,原来是我们人类与“道”绞合为一个整体啊,我们人类就生存在“道”中。与我们人类绞合为一个整体的“道”啊,它过去没有忽悠我们,今后也不会欺骗我们。请注意,至此,老子的话还没说完,既然“道”它过去没有忽悠我们,今后也不会欺骗我们,那么,我们人类该不该忽悠、欺骗他人呢?内中隐含着这样的观点思想,显然是——不可以忽悠欺骗他人。这就是老子要表达的观点思想。明白了这一点,至于道“ ”、道“希”、道“夷”是不是真的是那样,那是不必执着的,有如英雄不论出生一样。

3)把“道,可道,非常(恒)道”里的第二个“道”字作“言说”、“表述”等等讲了。这是偏差的,而应当是“发现、认识、研究、掌握、运用、改变”等等。为什么是这个解注?前文已经证明,道是世界“万物”的道,既是世界“万物”的道,若要为我们人类所用,首先是通过发现、认识、研究、掌握、运用等等,才可能言说、表述它,否则将会“胡说八道”。第一步没完成哪来的第二步?从整本《老子》来看,正因为老子对物质世界和人类社会有透彻的认识,他才说得头头是道。单是对“道”的描写描述、猜测推论,2500年来,就迷倒众生,纷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为其做知音,极少数人;为其做俘虏,绝大多数人。

4)从“非常(恒)道”里分出“常(恒)道”和“非常(恒)道”这两个内涵来,硬说“常(恒)道”是“不可言说”的,是说不清楚的,是说不完全的;“非常(恒)道”才可“言说”。这样的理解,陷入语言文字描述事物有局限性这个泥潭中了。事实上,《老子》根本没谈语言文字描述事物(比如描述道)有局限性这个话题。硬从一个文本里弄出一个作者根本没谈的话题来纠结,这在哲学教科书中应该叫“伪话题”吧,用句时尚俏皮话叫“牛头不对马嘴”。正因为陷入语言文字描述事物有局限性这个“伪话题”中了,正因为硬说“常(恒)道”是“不可言说”的,所以他们就不明白“非常(恒)道”,老子强调的是“与时俱进、与势俱进是世界万事万物最主要的特征”这一观点思想。再说,什么样的“常(恒)道”不可言说?在我看来,只有那些没搞清楚的“常(恒)道”才不可言说,凡是搞清楚了的“常(恒)道”都可言说,你请孔子来谈怎样才能教授好学生,他就能给你说得一清二楚;你请孙子来谈带兵打仗的事,他就能说得一清二楚;你请袁隆平来谈杂交水稻的原理,他就能说得一清二楚。退一万步讲,就是没搞清楚的“常(恒)道”也可言说,只是说不清楚、说不完全而已,总之,是可以言说的。之所以要偏差解注“非常(恒)道”,在于“误入歧途”,纠结于《老子》没讨论的话题。

“道,可道,非常(恒)道”的正解应当是:道,世界万事万物的道,也就是它们的自然属性,详细地说是它们的性质或性状、特点或特征、规律或规则、实质或本质、核心或真相、前因和后果、信息和数据等等一切内涵与外延,这就是道;我们人类有能力发现、认识、研究、掌握、运用它,有的甚至还可以改变它;世界万事万物的道,除了部分是恒定(或相对恒定)不变的以外,通常要随着时间、空间、环境、气候等等的变化而变化,也就是与时俱进、与势俱进是世界万事万物最主要的特征。

为什么是这个解注呢?众所周知,作为一部哲学着作,表明作者的世界观是必然,《老子》也不例外。老子在开篇用“道,可道,非常(恒)道”干脆利索地表明了他的世界观。在此需要啰嗦一下的是,老子借用“道”这个道具词,在“道”的名义下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他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这是权宜之计,是为了表述方便,是借用,并非有“道”这么一个实在的物质,这一点需要搞明白和肯定。那么,世界万事万物自身到底有没有“道”这么一个共同的东西呢?有,那就是世界万事万物都有自然属性,都有性质或性状、特点或特征、规律或规则、实质或本质、核心或真相、前因和后果、信息和数据等等一切内涵与外延。老子对此看得太清楚了,所以《老子》充分揭示出了这些内涵,特别是揭示出了人和人类社会的内涵(自然规律、自然属性)。因此,整本《老子》五千五百字左右,谈来谈去,始终都围绕着人和人类社会的自然规律这个核心而来谈。理解到这个层次,才不会被《老子》的“道”卡在门外。

 

二、偏差解注“圣人”

 

《老子》一书,对“圣人”这个词用得比较多,共出现25次,总是以“是以圣人……”的格式出现。然而,从我所参阅的120多个《老子》解注本来看,对“圣人”一词有三种处理方式。

一是不作解释,让读者自己去体会,王弼、冯达甫、王安石、许抗生、王邦雄、任继愈等就是这样处理的。任继愈认为,“圣人”是“《老子》书中专用的哲学名词,……有它特定的涵义,均不译”。[2]译例1

二是把“圣人”解释得很有本事,很有智慧,常人不可企及。黄朴民认为,圣人“指具有最高智慧、道德超群、通晓自然法则、洞识社会本质的极少数杰出人物”[4]6。梁海明认为,圣人是“古时人所推崇的最高层次的典范人物”[3]5。陈鼓应认为,圣人“是道家最高的理想人物,其人格形态不同于儒家。道家的‘圣人’则体任自然,拓展内在的生命世界,扬弃一切影响身心自由活动的束缚”[1]82

三是把“圣人”理解为圣君圣王、有道行的统治者,与儒家的“圣人”、《墨子》里的“圣人”等同或类似。尹振环认为“‘圣人’在《老子》‘词典’里,不仅是道德的化身,而且往往是‘圣君’的代名词、理想的君人者”[7]70;饶尚宽认为,圣人是“老子所理想的具有道行的统治者”[8]5;李零认为“‘圣人’,圣是聪明,天生聪明,绝顶聪明。古人说的圣人,本来意义上的圣人,都是上古帝王,有权有位,可以安民济众的人。如尧、舜、禹、汤、文、武,就是大家公认的圣人”[5]29

从上可以看出,除对“圣人”不作解释外,要成为《老子》里的“圣人”,要求是很高的,没有几个人能做到。然而,在我看来,这样的解注是偏差的,不是《老子》里“圣人”的内涵。事实上,要做《老子》里的圣人,是很容易的,人人皆可成圣人,如佛家成佛一样容易——顿悟成佛。《金刚经》曰:“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9]45即:超越于哪个事物之上不做它的奴隶就是那个事物的佛。

是不是这样呢,人人皆可成圣人?还是让我们看看几段《老子》原文吧,它最能回答。

《老子》第二章:“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6]6:圣人按照不人为、不故意、不刻意这个原则来为人处事;对待他人,不打骂,不训斥,不说教,用自己良好行为来影响、引导他,也就是对待他人重身教轻言教,正人先正己。为人处事“不故意、不刻意”、对待他人“重身教轻言教”,这只有“极少数杰出人物”、“最高层次的典范人物”、“最高的理想人物”、“圣君”、“具有道行的统治者”等等才能做到吗?不是的,它可不因是杰出人物、典范人物、理想人物、圣君、有道行的统治者才能做到,也不因是普通民众就做不到。孟母三迁,为孟子选择一个好的成长环境,可以说是对《老子》“不言之教”的诠释演绎,使孟子成为儒家的亚圣,孟母就是《老子》里的圣人。

《老子》第七章:“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6]19:圣人把自身利益放在第二位,他人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样来行为,因而,人格魅力却领先于他人;把自身名利置之度外,反而容易得到与他行为对称的名利。这只有“极少数杰出人物”、“最高层次的典范人物”、“最高的理想人物”、“圣君”、“具有道行的统治者”等等才能做到吗?不是的,普通民众照样能做到。我们近代的武训、雷锋便是例证。

《老子》第六十三章:“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6]164即:圣人始终不直接去干大事,而是通过完成一件一件的小事最终完成大事,最终获得大的成就。秀才李时珍是也,中学生李嘉诚是也。这只有“极少数杰出人物”、“最高层次的典范人物”、“最高的理想人物”、“圣君”、“具有道行的统治者”等等才能做到吗?不是的,它可不分秀才、进士、状元,它可不分中学生、大学生、研究生,它可不分君王、平民百姓,只要你不好高骛远,从小事做起,从细节做起,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最终完成大事、最终获得大的成就是完全有可能的。

从上三例可以看出,《老子》里的“圣人”,是针对所有人而言,并不针对少数的杰出人物、典范人物、理想人物、圣君而言。事实上,所有杰出人物、典范人物、理想人物、圣君最初都是普通人物,之所以出色,是按照《老子》里“圣人”的内涵来作为而成杰出人物、典范人物、理想人物、圣君的,并非一生下来就有多么了不起,是行而“圣”之,非生而“圣”之。因此,“圣人”解释成什么才恰当、合适呢?这要从《老子》文本和它所处的语句及环境(前后文)来作出判断,一个解释好不好、对不对,依此就可以自己给自己打“√”或打“×”,无需老师批改,即以文本语句和环境为依据的字词句解释,保持它与文本语句和环境的一致性,保持它所在章节的一致性,保持它与整个文本核心思想的一致性,这比它书的运用、字典的解释、他人的解注更有说服力,最具权威性。走自己的路,不用看两边。所以,这本书上怎么用,那本字典怎么解释,这个人士怎么解注,那个名家怎么注解,都不足以为凭,仅是参考而已。因此,《老子》里的“圣人”我解注为:明智的人,明理的人,懂道理的人,讲道理的人,按照事物的自然规律来作为的人。当然了,这是就整本《老子》而言,具体在不同的章节里,需要做一些调整。比如后面第十三节里谈到的“圣人”,主要指有“权势”的人,如帝王将相等,但他们还得按《老子》里“圣人”的内涵来行为才能做一个好的帝王将相。

对“圣人”解注出现偏差,其成因:

1)不明白老子写《老子》,是写给众人(所有人)看的,并不只针对帝王这些少数人而写。《老子》文本自身就回答得很清楚——民本思想。它反对剥削压迫,它反对人类把自己的生存好建立在他人的生存不好之上(见下文第十节),它始终站在民众立场为民众说话,再来谈怎样才能把国家治理好,怎样才能把人类社会管理好。试想,您有一个感悟(思想、观点),是闷在心里谁也不说呢还是讲出来让人分享?作为一个思想家,他的思想是让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呢还是知道的人越多越好?《老子》作者是人,不是神;是人,就免不了“俗”;免不了“俗”,他也希望读者(受众)越多越好。

2)不求甚解,囫囵吞枣,没有保持它所在语句和环境的一致性。


[1]  参见拙着《天下第一书·老子》,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第1页。

[2]  同上,第58页。

[3]  参见拙着《天下第一书·老子》,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第64页。

版权所有:重庆当代系统科学研究院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新干线商务大厦B座29楼  

邮政编码:400015  邮箱:cqjjglxh@163.com
电话:(023)63892805   技术支持:三健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