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365不给提款
  分类导航  
理论研究  (7)
科技发明  (3)
 
  您现在的位置:重庆当代系统科学研究院 > 产品合作 > 理论研究  
论《老子》解注中常见的十三处偏差(三)
重庆当代系统科学研究院   2015-01-14 19:57:26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七、偏差解注“不为而成”

 

一个人要想有所成就,必然要有所作为;不为,必然无成。“不为而成”解释成“不去做就能成功”[11]63,显然是偏差的。李存山如此说,任继愈、傅佩荣、冯达甫、许抗生、黄朴民、林光华、饶尚宽、沙少海、徐子宏、孟祥才、黄友敬、叶舟等等也如此说,真是不可思议。

那么,“不为而成”是什么意思呢?这还得看看相应的《老子》第四十七章全文:“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6]126即:不用走出户外,就可以推知天下将会怎么样;不用从窗口向外窥探,就可以得知外部世界的状况(如晴天、阴天、雨天)。这个神奇吗?不神奇,因为根据一定的现象、事实,再加以思考推理,就能做出比较准确的判断,外部大世界的状况在小天地里必然有所反响,一切现象都是实质的反应(即现象与实质紧密相连)。如果一个人不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操作,他外出越远,跑的地方越多,他得到的真知灼见可能还会越少。所以,懂道理的人(即掌握了事物自然规律的人),他不用外出远行,就能推知外面的世界将会是什么状况;不用亲眼看见,就能说出将会是什么结果;也不必亲自参与,就能对外部世界的状况下结论(做出预测)。

成语“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它就是“不为而成”。有本事的人,他就有这个本事,通过周密谋划、调度安排,不用亲临事件现场指挥,就决定了事件的胜负。

对“不为而成”解注出现偏差,其成因:

望文生义,执着于字面意思。不用客观事实去验证解注的对与错,必然要与全文不吻合。众所周知,天上不会掉馅饼,馅饼从来要人的劳动才能“生”成。

 

八、偏差解注“治大国若烹小鲜”

 

《老子》第六十章的“治大国若烹小鲜”,纷纷如林语堂解释为“治大国好像烹小鱼不能常常翻动,常常翻动小鱼就会破碎”,因此治理国家“不可朝令夕改,过于多事,否则人民不堪其扰,便会把国家弄乱”[16]211。这个解释不用置疑,很有说服力,单就这一句是可以这样解注的。然而,在我看来,它在全文中却是偏差的。请看《老子》第六十章全文:“治大国若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6]157-158

从全文来看,“治大国若烹小鲜”是论点,下文是论据。下文论据要支撑“治大国若烹小鲜”这个论点,需要解决全文中几个关键字词“道、莅、鬼、神、伤、圣人、德”是什么意思,这些关键字词解决了才能有力支撑论点的成立,也就是论点到底说的是什么。那么“道、莅、鬼、神、伤、圣人、德”是什么意思呢?

从全文来看,道,指公平、公正、合理、合情、健全的法律、法规。只有公平、公正、合理、合情、健全的法律、法规,才能对人类社会的人形成有力约束,才可能治理好国家、管理好人类社会。在《老子》一书中,不同章节的“道”,都有一个实在的内涵,这个含糊不得。如果含糊了,很难把那个章节落到实地、解注透彻。后面的字词,包括其它章节的关键字词,也是这样。众所周知,哲学既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又是方法论。其实方法论,就是落到实地如何具体操作。

莅,制订,制定,颁布,公布,执行。

鬼,装神弄鬼、装模作样、捣蛋捣乱、偷奸耍滑、为非作歹、在其位不谋其职、在其位不称其职等等的人是国家的鬼,是人类社会的鬼。它并非鬼神的鬼、鬼怪的鬼。

神,神力,效力,作用,即发挥神力、发挥效力、发挥作用。它并非鬼神的神、神仙的神。

伤,伤害,危害,破坏。

圣人,与“鬼”相对,指正人君子、好心的人,指堂堂正正做事的人。

德,这里指德和法,即德治和法治。因为“德”后面有“交归”二字,单是一个“德”与谁“交归”呀?人类要进入和谐社会,德法并举是不二法门。德从内约束人,法从外约束人,德与法交归,人类社会才能和谐、和平。交归,其实就是交融,一起共同使……处于和谐状态。

因此,“治大国若烹小鲜”是说:治理一个不论大小的国家,其实是一件简单的事,如同烹煮鲜活的小鱼儿来吃一样简单。

为什么这样简单?《老子》下文就进行了论证,“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即:把公平、公正、合理、合情、健全的法律、法规制定出来,颁布天下,再不折不扣执行,那些装神弄鬼、装模作样、捣蛋捣乱、偷奸耍滑、为非作歹、在其位不谋其职、在其位不称其职等等的人才不可能发挥破坏国家和危害人类社会的作用。不是他们装神弄鬼不发挥破坏国家和危害人类社会的作用,而是在公平、公正、合理、合情、健全的法律、法规监督约束下,才不可能发挥破坏国家和危害人类社会的作用。不但他们装神弄鬼破坏不了国家和危害不了人类社会,就是正人君子在公平、公正、合理、合情、健全的法律、法规监督约束下也不会出现好心办坏事而破坏国家和危害人类社会。也只有装神弄鬼的“坏人”和正人君子这些个好人都不破坏国家与危害人类社会,国家和人类才能进入德法并举的和谐社会。

请注意,“治大国若烹小鲜”这一章,老子表达了两个重要思想,第一,治理国家、管理人类社会是一件简单的事;第二,防止好人好心办坏事而破坏国家、危害人类社会与防止“坏人”破坏国家、危害人类社会同等重要。从这一章可以看出,老子真伟大呀!

对“治大国若烹小鲜”解注出现偏差,其成因:

1)没有弄清楚全文关键字词“道、莅、鬼、神、圣人、德”的含义,要么说得笼统模糊,要么直接使用避而不解。如“道、鬼、神”就纷纷直接使用避而不解,道指什么?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上有鬼、神存在吗?不给予回答。对关键字词要么说得笼统模糊、要么直接使用避而不解,这样的解注,它的解注质量必然要大打折扣,甚至没有质量可言,还不如读《老子》原文的好。解注解注,关键字词一定要解、要注。

2)跟着前人人云亦云,不推敲,不置疑。前人偏差了,也就只好跟着偏差。韩非子说:“烹小鲜而数挠之,则贼其泽;治大国而数变法,则民苦之。是以有道之君贵静,不重变法。故曰:‘治大国者若烹小鲜。’”(《韩非子·解老》)河上公说:“‘鲜’,鱼也。烹小鱼不去肠,不去鳞,不敢挠,恐其糜也。”[6]158王弼说:“不扰也。躁则多害,静则全真。”[6]157他们就是这样跟着说不挠、不扰。

 

九、偏差解注“报怨以德”

 

《老子》第六十三章的“报怨以德”,常见解注为“用德行来报答怨恨”[17]349。这样一类的解注在我看来偏差了,正解应当是:抱怨人类缺德,也就是抱怨人类不按照人类社会的基本守则来为人处事。“报”通“抱”,“报怨”等于“抱怨”;以,没有,缺乏,不按照……做;德,人类社会的基本守则,人类社会的基本规律。

为什么正解应当是这个?这要看它所在的全文,由它所在的全文文理来决定。《老子》第六十三章:“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大小多少,报怨以德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是以圣人犹难之,故终无难矣。 [6]164即:做自然行为,办自然事情,吃自然食物和味道。这样子来为人处事,才能把大事化小,不至于把小事化大;复杂的事才能简单化,不至于把简单的事复杂化,困难的事才能容易化,不至于把容易的事困难化,人们还用抱怨人类不按照人类社会的基本守则来为人处事吗,人们还用指责人类缺德吗?不抱怨、不指责了嘛。要知道,解决困难的事先从容易的地方入手,要干成大事先从细节(小事)做起。天下所有困难事的解决,都是从容易的地方开始的;天下所有大事的完成,都是从细节、小事做起的。所以,明智的人始终不直接去干大事,先从细节、小事做起,因此他有大的成就。凡是轻易向他人承诺的人,必然要失信于人;凡是把事情看得简单容易的人,必然要给自己带来困难和麻烦。所以像他这样子来为人处事,就是明智的人来也为不好人、处不好事,正因为明智的人不这样子来为人处事,所以他始终没有被困难和麻烦缠绕啊。

对“报怨以德”解注出现偏差,其成因:

1)不从全文来看,不知道“报怨(抱怨)”本身就是一个不能分开来解注的词,望文生义了。因此,把“报”解成“报答、回报”,把“怨”解成“怨恨”,把“以”解成“用”,把“德”解成“德行”,这样的解注必然要偏差,对于全文来说显得格格不入。

2)不知《老子》作者,他立足之高——站在整个人类社会之上来论述人类社会的道(自然规律,普遍规律,基本守则),来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就“报怨以德”这个章节而言,核心思想谈的是:凡是不按照人类社会的自然规律(基本守则)来作为的行为都叫“缺德”。

3)受《论语》影响,把“报怨以德”与“以德报怨”关联起来,这样子来解注必然要偏差。解注者不明白《论语》里的“以德报怨”与《老子》里的“报怨以德”谈的根本不是一回事,解成“张飞杀岳飞”、硬拉郎配了。请看《论语·宪问篇》:“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即:有人问孔子:“用恩德来回报(回应)他人的怨恨,行不行?”孔子回答:“用恩德来回报他人的怨恨,那又用什么来回报他人的恩德呢?没必要用热脸去贴他人的冷屁股嘛,他对我好,我自当涌泉相报;他对我不好,我就冷却不理他,既不以怨对怨,也不以恩对怨,照样做我的公平、正直行为,就这个样子嘛。”很显然,《论语》里的“以德报怨”与《老子》里的“报怨以德”谈的不是一回事,前者就恩德、怨恨这一件“小事”而谈,谈得很具体,有可操作性;后者就整个人类社会的基本守则这个大德而谈,谈的是原则问题,谈的是指导思想。

 

十、偏差解注“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贵生”

 

帛书《老子》第七十九章的“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贵生”[①],常见有这么几种解注,梁海明:“只有不在生活方面过分看重享受的人,才比贪求个人生活奢侈安逸的人高明。”[3]139陈鼓应:“只有清静恬淡的人,才胜过奉养奢厚的人。”[1]331郭世铭:“特别是那些无以为生的人,就会把多财看得比生命更重要。”[18]229魏玉昆:“只有那些把精神追求视为生命之意义所在的人,才真正懂得珍惜生命、热爱生活。”[19]184

上述几种解注是偏差的,没有确切表达出“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贵生”的应当含义,没有表达出《老子》要表达的思想。相对来说,魏玉昆的解注还算有点靠谱。《老子》究竟给我们谈了一个什么哲学思想呢?这还得看它所在的全文。

帛书《老子》第七十九章:“人之饥也,以亓取食 (税)之多也,是以饥。百姓之不治也,以亓上有以为也,是以不治。民之巠(轻)死?以亓求生之厚也,是以巠(轻)死。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贵生。”[②]即:人类社会的饥饿和贫穷(主要指老百姓),是因为统治阶级、强势阶级征收粮食税赋过多造成的,所以老百姓始终摆脱不了饥饿和贫穷。老百姓不服从统治阶级统治,不服从强势阶级管理,甚至还要起来造他们的反,是因为居在老百姓头上的统治阶级、强势阶级自以为有能力有本事而太好张扬了,太好把他们的意志意愿强加到老百姓头上,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比如随意发动战争、大建豪华宫殿、大搞政绩工程等等,以此来折腾消耗老百姓,所以,老百姓不服从统治阶级统治,不服从强势阶级管理,甚至还要起来造他们的反。老百姓为什么不怕死要起来造反呢?是因为他们也想生活得富裕幸福啊,但统治阶级、强势阶级的征收过多粮食税赋和消耗折腾破灭了他们的美梦(愿望),所以老百姓不怕死要起来造反。因此,对于我们人类社会所有的人来说,不管你是统治阶级还是老百姓,不管你是强势阶级还是弱势阶级,也只有不把自己的生存好建立在他人的生存不好之上,才不会遭到反抗,这才是真正的尊重人生和珍爱人生,这才算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和真谛。

从全文来看,前面所有的叙述铺垫都是为引出“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贵生”这一伟大思想而服务的。前文表达了作者反剥削、反压迫的思想,后文表达了作者主张不要把我们的生存好建立在他人的生存不好之上,这才是尊重人生和珍爱人生,这才算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和真谛。这一伟大思想如能在人类社会普及,人类社会和谐、幸福指日可待。从另一个角度来解注这一章,老子也批评了我们人类(特别点到统治阶级、强势阶级)把自己的生存好建立在他人的生存不好之上,这样的行为是不自尊、不自爱和不道德的表现,更是没有明白人生的意义和真谛的表现。

对“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贵生”解注出现偏差,其成因:

1)不从全文来解注,没有保持前后文理的一致性。

2)受通行本《老子》影响,因通行本《老子》在流传转抄过程中,传抄者自身文化水平不高,擅自在“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贵生”中加了一个“于”字,便成了“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6]184而解注偏差。正因为通行本《老子》多加了这个“于”字,就把“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贵生”解成了谁比谁“高明”、谁“胜过”谁了等等。因此,我个人认为,帛书本《老子》自1976年公开发行面世以后,通行本《老子》该谢幕了,该退到参考书位置上,让帛书本《老子》来唱主角。

 

十一、偏差解注“正言若反”

 

《老子》第七十八章的“正言若反”,常见解注为“正面的话就像是反话”[11]103,或为“正面的话好像在反说”[14]290。对此,还有另外一些解注,林语堂认为“合于真理的话,表面上多与俗情相反”[16]236,梁海明认为“真理好似违反常理,正言好似反言”[3]144,陈鼓应认为“正道说出来就好像是相反的一样”[1]340,任法融认为“这好像是在说反话,是在颠倒黑白。其实,这才是符合实际的至理名言,是颠扑不破的真理”[20]303,王邦雄认为“意谓人生的正面道理,都从反面去切入”[21]291。这样的解注在我看来是偏差的,偏差在于孤立地解“正言若反”,与它所在的章节根本不合拍。

那么,“正言若反”是什么意思呢?这还得看它的前文:“是以圣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6]187即所以有明理的人站出来说:敢于接受国民质询的人,敢于接受国民责问的人,有了错误敢于公开向国民道歉的人,才有资格做国家的国王;面对风险和责任不推卸的人,面对困难和灾难不避让的人,敢于为国家、为天下民众抛头颅、洒热血的人,才有资格做天下民众的领袖。因此,“正言若反”应当是:不好意思,理直气壮、堂堂正正的话说出来不好听啊!

为什么应当是这个解注?缘于这个话是对前文说得很直白、说得很尖锐作一个缓冲处理,给说话的人和听话的人一个“台阶”下。老子借圣人之言(有可能是老子的话,也有可能是前辈先贤的话),说出了什么样的人有资格做国家的国王,什么样的人没有资格做国家的国王;什么样的人有资格做天下民众的领袖,什么样的人没有资格做天下民众的领袖。这样的标准一订出来,“听者”是很不舒服的,因此,用“正言若反”给听话的人一个“面子”。由此可见,《老子》的文学性也很强,它能把尖锐的话作一个缓冲处理。这作为文学陈述样本是值得效仿的。我们日常说话也是这样处理的:有些话说得过火了,后面通常要说点降火的话来缓和。

对“正言若反”解注出现偏差,其成因:

没有保持前后文理的一致性,孤立地解“正言若反”了。把“正言”解成“正面的话”,“反”解成“反面”,这必然要与前文“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脱节,而形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情形。我看了一些前贤的解注,由于把“正言若反”解成“正面的话好像在反说”,然而却又在“正言若反”它所在的章节里找不到合理支撑,怎么办呢?就到《老子》其它章节里去寻找,以此拿来证明“正言若反”是“正面的话好像在反说”。这是不能令人信服的。老子怎么可能在“正言若反”它所在的章节里说一句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话呢?这不合行文规矩,这不是经典的风格。再说,“正言若反”在它所在的章节里立不住脚,怎么好去跟其它章节的话来牵扯(联系)?犹如一个人一样,首先要有一个自己的小家来立足生存,其次才能跟国这个大家发生联系。

 

十二、偏差解注“天道无亲,恒与善人”

 

“天道无亲,恒与善人”,这是帛书本《老子》里的原文,通行本《老子》是“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对这一句,常见有这么几种解注,复旦大学哲学系《老子注释》组解注为“天‘道’对谁都没有偏爱,而经常帮助善人”[22]49,傅佩荣解注为“自然的规律没有任何偏爱,总是与善人同行”[23]291,饶尚宽解注为“自然的规律是没有私亲的,经常帮助善良的人”[8]188,余培林解注为“天道是无所偏私的,经常帮助好人”[15]182。这样的解注,我不敢苟同,自相矛盾、前后矛盾了,稍微有一点基本哲学常识的人就能发现它的不对,也能说出它错在哪里。在此不必赘述。

那么,“天道无亲,恒与善人”是什么意思呢?它说:人类社会的自然规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应当是不分亲疏远近、不划三六九等、不看高低贵贱,始终友好善待他人。老子表达的这一思想与基督教主张的“博爱”、伊斯兰教主张的“和平”、佛家主张的“众生平等”、墨家主张的“兼爱”、儒家主张的“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有异曲同工之妙。人类社会的思想家,他们的思想都指向一个目标,那就是人类社会和谐、和平。

对“天道无亲,恒与善人”解注出现偏差,其成因:

1)关键字“善”解成善人、好人、善良的人是不对的,而应该是善待、友善、和善、友好等等,才正确。

2)粗心大意,吃了“不认真”的亏。稍微认真一点,稍微推敲一下,就不会出现这样明显自相矛盾的偏差解注。

 

十三、偏差解注“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老子》第五章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常见解注为“天地不存在仁爱之心,它将万物看作草扎的狗;圣人也不存在仁爱之心,他将百姓看作草扎的狗”[3]11,或为“天地无所偏爱,任凭万物自然生长;圣人无所偏爱,任凭百姓自己发展”[1]96。这样的解注,初看起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越是认真看下去越是觉得不对劲——人类到底该不该有仁慈友爱呀?

孟子曰“人皆有不忍人之心……无恻隐之心,非人也”(《孟子·公孙丑上》),墨子曰“仁人之所以为事者,必兴天下之利,除去天下之害,以此为事者也”(《墨子·兼爱中》),孔子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智)”(《论语·里仁篇》)。由此可见,孟子、墨子、孔子他们都主张人类社会要有仁慈友爱。

那么,老子是否也主张人类要有仁慈友爱呢?答案是肯定的。《马王堆汉墓帛书·老子》:“天下皆谓我大(泰),不肖。夫唯大(泰),故不宵。若宵,细久矣。我恒有三葆(保)之,一曰兹(慈),二曰检,三曰不敢为天下先。”[24]9-10即:天下人都说我泰然自若、平易近人,泰然自若、平易近人的我不矫揉造作。也只有做到泰然自若、平易近人,所以才不必去矫揉造作,即矫揉造作是多余的。如果为人处世矫揉造作,早就被人看扁细瞧了啊。我能始终得到天下人的认同和赞赏,是有三条基本原则来做保证的,一是仁慈友爱,二是检讨、反省、知错、认错、改错,三是不敢把个人利益摆在第一位,即天下民众利益第一、个人利益第二。从这段话完全可以看出,老子也主张人类要有仁慈友爱。不但主张,还把它排在人类为人处世三条基本守则中的第一位。再从整本《老子》来看,老子始终站在民众立场为民众说话,充分表达了他的民本思想,这也是老子的仁慈友爱。

从上可以看出(包括第十二节),仁慈友爱对于人类来说是必须的,大思想家们皆主张人类要有仁慈友爱。所以,把“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解注为“天地不存在仁爱之心,它将万物看作草扎的狗;圣人也不存在仁爱之心,他将百姓看作草扎的狗”,这样一类的解注是偏差的。从它所在的那一章和整个《老子》来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当解为:天地不讲仁慈友爱,就会把万物看作与它无关的野狗,不供给它们食物,使它们饿得自己拨草来吃,要知道,狗是吃粮食的,不是吃草的,到了自己拨草来吃的地步,可见其境况之差,这是天地失职造成的;人类社会的帝王将相如果不讲仁慈友爱,就会把百姓看成与他无关的“野狗”,不管百姓们饥寒交迫、生死存亡,只管自己横征暴敛、花天酒地、骄奢淫逸,使百姓们饿得以树皮、草根充饥,甚至取泥土而食,这是帝王将相失职渎职造成的。很显然,“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是谈天地与万物、圣人与百姓之间的职责(责任),保证万物生存好是天地的职责,保证百姓们生存好是帝王将相这些所谓“圣人”的职责。帝王将相如果没有尽职责(责任),有什么资格坐在那帝王将相高位上,尸位素餐吗?所有帝王将相的存在都要依赖于百姓们的供给而存在。只要老百姓的供给,而不对老百姓尽职责,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这样的解注与其下文吻合吗?其下文是:“天地之间,亓犹橐龠舆,虚而不淈,蹱而俞出。多闻数(速)穷,不若守于中(忠)。”[③]即:天地之间的大空间,犹如风箱中的空间一样是虚空的,虚空的风箱中间,虽然是很虚空,但是不可穷尽,不信?你拉一拉风箱看看,越是用力推拉,风箱里面就有不可穷尽的风吹出来。横征暴敛、花天酒地、骄奢淫逸的帝王将相们,不要自以为见多识广有的是办法剥削压迫老百姓,这是加速自己灭亡啊,这是自己把自己整垮台啊;与其自己把自己整垮台,还不如尽忠职守为老百姓服务,只有这样才能远离垮台灭亡。

这样的解注与整本《老子》吻合吗?吻合。整本《老子》五千五百字左右,就说了两个字——自然。何为自然?按照事物自身固有的规律(或属性)来运作才是正常正确的。帝王将相,坐在那帝王将相高位上,手中的权力来源于百姓——不管是合法得来还是非法谋取,为百姓服务是唯一正确选择,这也是人类社会的自然规律。凡是违背人类社会自然规律的行为,没有不被惩罚的。帝王将相(圣人)要讲仁慈友爱,才不会把老百姓当作与他无关的“刍狗”,帝王将相履行自己的职责,才符合人类社会的自然规律。

对“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解注出现偏差,其成因:

1)不明白“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是引子,是陪衬,是为引出“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这句话服务的,是老子要借此表达他的一个重要思想。因此,执着于“天地”的“不仁”来解注必然出现偏差。

2)只从字面上解注,孤立地看,不从整章解注,不从整本《老子》解注。这样的解注必然出现偏差。

 

综上所述,《老子》解注,怎样才能准确解注出老子之意呢?而不是解注者的观点、思想,而不是偏差的。我的经验是,以《老子》文本作为根据,以客观事实为准绳,一推敲,二验证;前人的解注,字典的解释,他书的运用,仅是参考而已。就我所查阅的120多个《老子》解注本来看,他们纷纷依重于前人的解注、字典的解释、他书的运用,将这些罗列一大堆,以此来支撑自己的解注,这是不足以支撑的。不客气地说,有些解注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是无法为读者排疑解惑的,是无法达成为读者服好务的。因此,保持文本语句和环境(前后文)的一致性,保持所在章节的一致性,保持与整个文本核心思想的一致性,这样的解注才是解注《老子》的不二法门。另外,选择一个恰当的《老子》文本作底本不可忽视,它对于减少《老子》解注出现偏差有大的帮助。

2013年8月15日

 

 

作者简介:

李晓龙(1964-),男,重庆大足人,重庆当代系统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哲学研究。

 

参考文献:

[1] 陈鼓应.老子今注今译[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

[2] 任继愈.老子绎读[M].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6.

[3] 梁海明.老子[M].太原:山西古籍出版社,1999.

[4] 黄朴民.道德经讲解[M].长沙:岳麓书社,2005.

[5] 李零.人往低处走:《老子》天下第一[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

[6] (魏)王弼,楼宇烈.老子道德经注校释[M].北京:中华书局,2008.

[7] 尹振环.帛书老子再疏义[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

[8] 饶尚宽,老子[M].北京:中华书局,2006.

[9] 陈秋平,尚荣.金刚经·心经·坛经[M].北京:中华书局,2007.

[10] 兰喜并.老子解读[M].北京:中华书局,2005.

[11] 李存山.智慧之门:老子[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4.

[12] 冯达甫.老子译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

[13] 徐志钧.帛书老子校注[M].上海:学林出版社,2002.

[14] 孟祥才.老子[M].北京: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2003.

[15] 余培林.生命的大智慧:老子[M].北京:东方出版社,2007.

[16] 林语堂.老子的智慧[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

[17] 叶舟.无为胜有为——老子究竟说什么?[M].南宁: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

[18] 郭世铭.《老子》究竟说什么[M].北京:红旗出版社,2006.

[19] 魏玉昆.老子道德通译:关于自然之道和意识之德的古典学说[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

[20] 任法融.道德经释义[M].北京:东方出版社,2010.

[21] 王邦雄.老子《道德经》的现代解读[M].长春: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1.

[22] 复旦大学哲学系《老子注释》组.老子注释[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

[23] 傅佩荣.细说老子[M].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7.

[24] 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马王堆汉墓帛书·老子[M].北京:文物出版社,1976.

 

本文首先刊登在《江苏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2013年第2期上,在其基础上有所修改



[]  通行本《老子》为:“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多一“于”字,请注意。

[]  参见拙着《天下第一书·老子》,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第339页。

[]  参见拙着《天下第一书·老子》,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第24页。

版权所有:重庆当代系统科学研究院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新干线商务大厦B座29楼  

邮政编码:400015  邮箱:cqjjglxh@163.com
电话:(023)63892805   技术支持:三健科技